当前位置: 首页 > 所有分类

所有分类

© 2005-2020 我和表弟一路啃着馒头喝着龙头里的水逃了几次票终于到了太原。那是一家在建的防水涂料厂老板出资伯父出技术我跟着打杂,住在一座破落不堪的废弃院厂内院里只有一个压水井,经常不出水在另一侧排房内住着一位老人脸膛黑瘦没肉,好像剐过的木炭身体佝偻整天罩着灰得看不见底色的衣服只有他有大门的钥匙。每次叫他开门都是面无表情而且很是戒备,每次出门都反复查看有没有锁好他住的那所破屋子,由此也引起了我和表弟的好奇终于有一天中午趁他不在,我们攀着摞的很高的废石烂铁使劲扒开封闭严实的木格窗,看到里面也就是一张木床以及发黑的棉絮还有一些长久没洗的锅碗,墙角挂满蜘蛛网馊味刺鼻熏得我快要窒息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断喝干么来你干么来未及回头,我扯着表弟凌空跳下朝大门外飞窜,老人拾起一根长棍边骂边追终是赶不上。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